碎玻璃片

春秋非我 晚夜何长

© 碎玻璃片

Powered by LOFTER

HB to @麦叶_自割腿肉 ,复健失败的产物,迟到了很久非常抱歉

 

然而只是我的臆想罢了。
会议上他第三次同我讲“No”。我早先听他讲这句话很多次,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场合,结束时却无一例外地尾音上翘,是独属于英.国.人的高傲。多数时候我喜欢他这种高傲,也愿意听凭它恣肆生长(有些时候兴许会为此吃点苦头,但是无法否认,这种高傲正是他的魅力所在),然而今次委实叫我不快。
我眼见他眯眼抬起下巴向后靠在椅背上,脖颈的轮廓绷成一道平滑的弧线,看着惬意得很。我看着,略略生出些恼怒的意思来——好家伙,就这么轻飘飘一靠里又否决了我一个提案。该死的天知道这英.国.人为什么总要反对我的意志,把它们当成是孩童的戏言一般对待。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他,几百年前他就早经不是我的监护人了。不过现在我应该先尽量无视他的反对意见,权当他是不存在,那能快些结束这个议题。——然而只是我的臆想罢了。
我想起某次我们乘船顺密.西.西.比.河一路漂流而下。那是在他还不常同我讲“No”的时候,我身量未足,他却早已有杀伐决断。我有问不完的问题要问他,他竟凭了极大的耐心悉数解答(以现在的情形来看这实在是无法可想)。船在河面上略略摇晃。风和他沙哑的伦.敦腔一道穿过空气。他抱我在怀里讲了很多很多,现在想来都是极琐碎极繁杂的话,我记得却清楚。
入海口有森林,里边长着很高的树,有些杂乱地朝天空刺着。远看被天和海围了拥住。是很漂亮的一座,深绿色,郁郁苍苍,把这一带的景色更衬得漂亮了不少。我第一次见到海,少不得要激动一番。亚瑟边瞧着我到处乱蹦边笑起来。
海。那是海。他说。
我记得清楚,他说这话时脸上是怎样的自豪并骄傲,眼里是怎样的风起云涌。我应当承认,亚瑟就是以这个模样来到我的内心,成为我的灵魂伴侣——我是说,我被他那股高傲劲儿给迷住了,我的确喜欢他。
我离开会场的时候看见了亚瑟。他正靠在墙上给自己点一支烟,一抬眼见我走过来,也不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去对付他的打火机。
我叫他:“亚蒂!”他不情愿地抬起头来,嘴里不停抱怨着。我原本是生气的,这会儿看见他这样又觉得气不起来。这次就先这样吧,我在心里同自己讲。
于是我笑起来,抱住他肩膀,把嘴唇贴在他额头上。
亚瑟嘴里仍旧骂骂咧咧的。

 

end.
我,真的,不行了……写得非常勉强,看来咸鱼才尽的时候是真的到了。麦叶er我对不起你(痛哭
刚开学感觉很累,原本计划在9月19之前写完的生贺一直拖到现在才搞完 。
最近有偷偷视奸麦叶的子博,似乎最近心情不是很好?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希望事情能好起来。

评论(3)
热度(7)
2016-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