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玻璃片

春秋非我 晚夜何长

© 碎玻璃片

Powered by LOFTER

【APH/独伊】在车上

分享一个少女心的队长
真的没有开车啊

费里西安诺乘车的模样实在是很可爱,即便坐着也东摇西晃的,看着软而且糯。像团子(这种古老的东方甜品同费里西安诺一样的甜蜜可人)。叫人心下颇生出几分怜惜,动作也越发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留神碰破了他,从里面流出豆沙也许芝麻的馅儿来。设若撞到人身上,那时就急切地道歉,音调像唱歌,听着也一样软而且糯的。这样的道歉恐怕不见得有人会不肯接受。

路德维希就不一样了。他向来成熟稳重,乘车的时候更显得可靠。望那儿一站,什么也不用抓什么也不用扶,任车再怎样颠簸也丝毫不为所动。司机一个急刹车,满车人望一个方向齐齐倒过去,独他一个坚如磬石,仍旧稳稳的立在那里,见了委实要叫人羡慕的,羡慕的同时疑心这是否违背物理规律(那时我们的路德维希先生多半会皱起眉,极严肃极认真的告诉你那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同乘一辆车。不巧正遇上座位刚满。于是只好站。路德维希不必担心,只是可怜费里西安诺要吃点苦头了。路德维希于心不忍,拉过他扶正,费里西安诺就对他笑,一边笑一边说谢谢路德。

车开到下一站,有个人下去,却没人上来。路德维希松开费里西安诺说你坐。
费里西安诺迟疑着不肯,绞着手问他,路德你不坐吗,站着很累。
路德维希并不答他,双手按他肩膀迫使他坐下去,说,这是命令。费里西安诺晓得他意思,便也受着。然后笑着说谢谢路德,面上神情却是略略带了点歉意了。

费里西安诺撑着椅面,双腿交叠前后晃动。路德维希看着,面上波澜不惊,心里边却担心的很,怕他什么时候就要摔下来。然而费里西安诺这会儿似乎心情大好,他便也不去搅扰。他听见费里西安诺在哼歌,他叫不出名字,然而很活泼,很可爱……和费里西安诺大约是很相配的。想到这他重又上上下下打量了番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并未注意到这边看过来的目光,仍旧兀自欢欣的哼歌。

车开的时候起起伏伏,恰巧与那歌的旋律作了个照应,几乎像是有意应和。

费里西安诺哼到一句的末尾上,车遇着个小坑颠了一下,他气息没控制好,尾音打了个旋儿传到空气里,颤悠悠的;传到路德维希那边,又在他心里打个旋儿,路德维希心里也颤悠悠的了,并且一漾一漾。他看着费里西安诺,在心里边对自己讲,这个世界真美好呀。

end.

评论(3)
热度(28)
2016-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