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玻璃片

春秋非我 晚夜何长

© 碎玻璃片

Powered by LOFTER

不寿

HB TO  @淡、

两位后辈正式踏上社会告别象牙塔。第一次演唱会后朔间零库库库笑得无比开心,盯住大神后脑勺像看会走路了的孙子(没有骂人的意思)。此时羽风薰打他身边经过,此情此景一毫不错全被他收进眼底。羽风叹口气摇摇头:你们这些男人之间的感情我真是不想懂啊……语毕直接开溜,脚底抹了油一样的快而生风。朔间挑一挑眉毛,也没打算解释他们其实是祖孙情深。他们相识多久,误会就有多深,这么些年下来,事体一桩接一桩,早从当年地下夜场里大神那句震动天地(也没那么夸张,震动直男还差不多)的“最喜欢了”就解释不清了,解释反而像欲盖弥彰,倒不如由着他自己世界观崩塌去。

确是很久了啊……朔间想,可仔细一算,也不过才两三年光景。这几年事情太多变化太快,梦之咲政局太动荡,领导班子换了一茬又一茬,他尚未从革命余热里缓过劲儿来就又离校踏入社会。社会吃人不吐骨头,校园里政权更迭腥风血雨,与之相比却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他那会帮着trickstar推翻天祥院的高压统治,也可以算得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现下里却是已经连那样的心气也耗得空了,可怜英雄迟暮,只好整日枯坐棺中伤春悲秋,垂垂老矣!

嗟叹之时好巧不巧恰逢大神晃牙调转头,看他眼神空洞就朝他凑过来:吸血鬼混蛋你怎么这副表情,老年痴呆症犯了?又忘了什么东西吗?

朔间零哭笑不得,心道你真拿我当老人家不成,面上却没表露出什么来,只是伸手去抚平他蹙起来的眉头,嘴角笑意盈盈:吾辈只是在想,吾辈的汪口终于长大啦,身为饲主吾辈甚是欣慰。

大神气得几乎要跳起来:谁他妈是狗了!老子是狼!狼!否定了一半却没否定另一半,不知是给他气傻了还是根本没打算否定,朔间笑笑,也不去提醒他,顾自揉乱他的头发。

变化太快变化太快,朔间零一路想来,身边的人聚了又散离了又来,自始至终巍然不动的只有个大神晃牙。羽风别的不说,在这点事情上头却是真有那么点直觉,很可怕的敏锐,敏锐得可怕。他确乎也有着那么一点心思,说他无意叫误会成真实在是虚伪得有些拙劣了。

他近来时常想起过去的事情了。朔间想不起来第一次遇见大神是什么时候,正如一个人没法知道自己最早的记忆是哪一段,惟有无数断片,藏在记忆深处,隐秘复隐秘,时时跳来你眼前证明它的存在。他没法知道确切的时候,没法排出个序列,总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神就已经待在他身边了。

大神摸他行踪摸得透。每每是朔间正走着路睡着觉批着文件的时候,他就忽然跳出来缠着自己要弹吉他。他起先被吓得不轻(他可是朔间零哎!),四处躲着大神,后来见他实在是很可爱,遂放下戒心起了逗狗的歹意。十几岁,白唧唧干干净净洁白自若的十几岁。大神晃牙那会还没长开,粉妆玉砌的一团,一点或飞扬或流转的神采全挂在眼梢头。他眼里藏不住东西,高兴起来显得极乖巧。朔间零看着也高兴。校园里樱花树多。有一回他在樱花树树底下睡觉,竟给大神凭着狗鼻子找到了。大神起先跑得很急,结果到了近旁一看,朔间前辈正在会周公,速度也就放慢了。后边他几乎是一步一步挪去树阴里的,生怕动静太大搅了朔间零清梦。这当儿朔间其实已经醒了大半,他拿眼光偷着瞧大神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样子,想这孩子实在是有意思,剩下的那一点睡意登时无影踪。最后朔间零一个没忍住偷笑几声,弄得大神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几秒之后他反应过来自己被耍,正欲发作,朔间零睁眼朝他笑开了。朔间零说,来,过来。晃牙没犹豫,走来他身边坐下。朔间坐起身子往前倾了倾,把头搁在他肩膀上,下巴抵着他的锁骨。大神肉眼可见地有些慌。朔间觉到他想躲开,又开口加一句“别动”。大神这下连大气也不敢出了,身子僵得厉害。

朔间零回头深深望过去,樱花树底下坐一个大神晃牙,安静地,不吵不闹地,抱着吉他坐着。吉他是他送的。樱花开出来,满天云霞飘飞,一片两片三片落在他身上,后面细细软软在地上铺了一层;然后绿肥红瘦;然后蝉声四起枝繁叶茂;然后树叶落尽了,枝干斜斜刺向天空。刮风落雨出太阳,日子一天天过下去,树冠满了空空了满,大神晃牙仍旧坐在那儿,木雕泥塑一般的,安静且不吵闹。朔间零笑笑,过到他身边抱了抱他,终于独自走去了。

朔间早先只当他是赶不走骂不去躲不离逃不掉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没成想到头来是自己钻入他锄不断砍不下解不开遁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他想,自己待晃牙是有那么点不同,可这不同究竟该有怎么个确切姓名?他不得而知。朔间想,他现在是更像一个人了。大神的出现算是叫他觉醒了那么点人的诉求。以前他只是朔间桑朔间前辈,后来他先是朔间零,然后才是大家的朔间前辈。大神晃牙也算他一个诉求。他明白那个人得有自己的诉求,自己不能阻碍他,却忘了大神只否定了他那半句话,对另外半句从不理会。

一年前的某一天,他在棺材里喊他,晃牙。大神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然而心里清明得很,有什么物事就那么沉沉地,直直坠了下去。

不妙。

end.

做梦梦到的,原文很惊艳,可惜一睁眼就只记得标题和最后两句了,写砸了非常难过

评论(4)
热度(55)
2017-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