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玻璃片

春秋非我 晚夜何长

© 碎玻璃片

Powered by LOFTER

《最后一个太阳》结尾

雨陡然大起来。他在紧锣密鼓逐渐响起又变大的雨点声里紧锣密鼓地反复想着一句话:我要输了可我就要赢了,我赢了可我还是输了……朔间零绕过桌边走来;他望着朔间零徒然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知道自己没法拒绝他——知道自己将要迎来人生中第一次也是第无数次妥协,而且将来还会有无数次。他知道的或是不知道的妥协。无数次的胜利兼失败,第一次的胜利兼失败。他原以为是胜利的失败和原以为是失败的胜利。
朔间零俯下身来摸摸他的头。他在电光石火之间跳起来闭上眼勾住了朔间零的脖子,一面向后仰一面把他往自己这边带。朔间零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也就抱住他凑近他的嘴角边,顺势同他一道倒了过去。那一行字仍旧占据到大神晃牙的脑里,并且在黑暗里跳来浮在他眼前。我要输了可我……他受着亲吻模模糊糊地想。想着想着这字符就变作纠缠的四肢,变作温和的亲吻,变作激烈的碰撞,变作风和雨,吐息和汗水;欲情的潮——这潮同雨声一道漫进屋里把他们淹没了——变作大痛楚和大欢愉,旋转且飞扬地上升。在飞扬的旋转着上升的大痛楚和大欢愉中,大神晃牙略略睁开眼朝窗外看,沉沉的雨幕里太阳落下去了。

评论(1)
热度(5)
2017-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