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玻璃片

春秋非我 晚夜何长

© 碎玻璃片

Powered by LOFTER

真实虚构童话

原创,写得很油滑

故事是非常老套的。在很久很久以前,久远到国家和民族的概念还未曾诞生的时候,有这样的两个部落。在这里我们姑且称它们为A和B。A部落和B部落同属一个民族。但这个结论是后世的社会科学家们在资料室或荒郊野岭里泡了好多好多年才研究出来的。而在好多好多年之前的人们,全然落在未开化境地里,他们又怎么会明白呢!

虽讲A部落和B部落同是一个民族,但毕竟有那么些地方是不很一样的。这不一样就在语言里头有所体现。在比A部落和B部落更早以前,耶和华变乱了人们的言语,人们就再没法筑起那高塔来了。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耶和华毁了人们一座巴别塔,又自己筑起了无数巴别塔,小小的巴别塔。筑在空间里也筑在时间里,筑在每个人的心里。这巴别塔科技含量十分了得。完全封闭了的,又硬又坚固,人没法推倒更没法进去。更漂亮的是这塔透明。您想想,隐形的,嗨,这多高明!这样一来,人们既看不见它,就连它的存在也意识不到,而且连推倒并进入的想法也生发不出了。要不怎么说他全能呢!什么情况都想到了,什么应对措施都想好了,果真是个人精,啊不,神精。

A部落和B部落还算幸运的,他们语言上是有差别,然而毕竟是一个民族,差别自然也就来得没那么大,至少没有中文跟英文那么大。我们姑且称这两种语言为A语种和B语种,分别属于A跟B两个部落。举个例子,A语种和B语种里“天空”这个词是一样的,都叫“sky”。然而有意思的是,在A语种里,蓝色叫“blue”,绿色叫“green”;在B语种里情况却刚好倒了个个儿。这样一来误会可就大了,不过好在AB两个部落中间隔了一座山,极高,一直要高去天空里。那会生产力多落后,有这天堑在,人们自然也就见不上面了,误会也就无从产生。

俗话讲得好,这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随着生产力一天天的发展,交通运输技术也在一天天的进步,时日久了,人们终于能够跨过山岭真正相通。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人们为了人类大爱而感动之时,他们忽然发现,对方认为的天空的颜色和自己认为的不一样!

这怎么行呢!A部落的族长忽而出离愤怒了。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出错,自己的祖先们更是绝对不会出错。全世界都应该意识到,天空是蓝色的(blue)。天空是绿的?哼,可笑,真真的一个个全是蓝绿色盲。于是他在一次部落会议上发话了:B部落的人全是蓝绿色盲。族里的人们毫无疑问是拥护自家族长的,他们纷纷附议,纷纷嘲笑B部落。谩骂和嘲讽在A部落生了根。它们长出恶毒的孢子来,随风飘荡,最终飘进B部落族长的耳朵里。B部落族长很生气:天空怎么就变成绿色的(blue)了?A部落的人真是傻瓜,自己明明就是错的,居然还理直气壮地说我们不对!傻!真傻!他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最后有一天,他受不住了。

族长振臂一呼:为了我们的天空!为了我们的蓝色(green)!为了我们的正义和尊严!我们要讨伐A部落!从今往后,我们和他们就是敌人!不共戴天的敌人!

众B族人山海一般的呐喊震动了:万岁!万岁!!!

这仗一打就是十多年。十多年里烽火不断狼烟不息,尸山血海遍横于野,坊间民不聊生,士人殚精竭虑,那一番凄凉人间景,却不是一惨字能道得尽、说得完的。正因这战事如火如荼相持不下,两厢竟都杀红了眼一般,未曾有人想起过停。然而唯有一人,为着战事忧心忡忡,只盼有朝一日得见橄榄树枝繁叶茂,白鸽盘旋天际。

此人兼有AB两族血统,因而也通两种语言。我们姑且称他为X。X这个人,说好听点是温和,说难听点是老好人、和事佬。按理讲来,这种境况下,只要拣定个队伍站了,别管是胜还是负,总不会太吃亏。可这人平日里就一副犹疑不定的样子。照他的思想,双方在根本上也没有什么不一致。他们都没有错,却也不能说他们对。A和B只需要尽量在其他地方达成共识继续愉快玩耍就好,本不用去在意那么多。设若站在一方的立场上去指责另一方,那X便要承受自己良心的磨折了。于是X到现在竟也还是没有站队。然而磨折仍旧存在。他日日夜夜接受拷问,自己给自己的拷问。

X问自己:真理何在?天空究竟是blue还是green?究竟哪一边才是好的,才可以被骂得稍微轻一点?他怂极了。原来X早先也曾试着站过队,然而后来被“色盲”“傻瓜”“流氓”甚或一些更为可怕的名号给吓得怕了。一边不想对不起那本不存在的真理,一边在意世俗的眼光不敢被人骂,这X也确乎可以算得自讨苦吃了。

于是X最后自杀了。他进了一片林子,有瘴气的。他在茫茫然的瘴气里茫茫然地死去了。只是在他死前,他终于还算是做了点贡献。他留下了自己这些年来的日记,并写了信分别给两位族长,请求他们共同验证天空真正的颜色。

且说揭晓真相那天正是个好天气。双方族长按着那死去的X说的会了面。场面极盛大。两位族长中间的空地上摆了好些东西,色彩很缤纷很繁杂的样子,好看得很。双方分别派一人出去,背对着背,在面前一众物品里挑出和天空的颜色一样的那一件。

人们惊恐万分地看到,两个人,A部落的人和B部落的人,同时,拿起了同一颜色的东西。

这次会面没有再继续下去。人们纷纷逃走了。鸟兽散。他们不愿也不敢承认,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错的。他们拒绝交流。

话又说回来,他们真的错了吗?

那么正确呢?

巴别塔,无数座巴别塔,在这一瞬里一道发出窸窸窣窣的笑声。

后世的人们翻阅了X的日记。他们说X日记里有相对主义怀疑主义还有其他很多主义的体现。他们尊X为哲学家,甚至给他造了一座碑。不过X还是一个特别怂特别软弱的傻瓜,还犯有自杀的罪名。不过谁让他出了名呢?名人就是要与众不同嘛。

不过不管是A族人还是B族人还是X,都不知道一桩事体:除了blue和green以外,还有很多很多词语可以用来形容天空的颜色。

end.

评论
热度(3)
2017-07-26